大汉王朝的荒唐:宫女穿着开裆裤进进出出

[汉朝]时间:2017-01-28

大汉王朝的荒唐:宫女穿着开裆裤进进出出

公元168年,汉桓帝去世,刘宏即位,为汉灵帝。汉灵帝是中国历史上一位极为荒淫的皇帝,他17岁亲政时,对政事一窍不通。他把大权委任给亲信宦官和母亲董太后,自己变着花样玩乐,贪图享受,生活很是荒淫奢侈。

汉灵帝刘宏本封解渡亭侯,是汉章帝的玄孙,汉桓帝的堂侄,汉桓帝刘志虽然36岁而终,但身后并无子嗣,年轻的窦皇后(桓帝死后被尊为太后)及其父亲窦武为了把持朝政立刘宏为帝,这样,刘宏便懵懵懂懂地由一个已经落魄了的皇族旁支亭侯子弟,摇身一变而为万乘之尊。汉灵帝刚入宫时,由于窦太后的缘故,生母董氏留在了河间。在建宁元年的宫廷政变中,窦武被杀,窦太后被软禁。第二年,汉灵帝将董氏接进了京师,住进永乐宫,称为永乐太后。永乐太后相当贪婪。她于公元178年在上林苑设置了卖官的机构,明码标价,按官位等级定价。卖官所得的钱,收藏在西苑仓库内,取个名字叫做“礼钱”。卖官鬻爵的钱多了后,汉灵帝在西苑修了个万金堂,以储藏金钱用。他还用搜刮来的钱在殿内铸了四个铜人、四个黄金钟、四个铜蛤蟆,用来看守自己聚敛来的财富。他还时常像个农村地主一样,时不时来看看,摸摸自己的钱还在不在。汉灵帝刘宏,就像一个暴发户,有了钱先置办产业,再捂紧了钱袋,剩下的就是尽情享乐了。

汉灵帝随着年龄的增长,对女人的兴趣也就随之增加,“淫乱”的本性渐渐暴露出来。汉灵帝规定宫女中年纪在14岁以上、18岁以下的都要浓妆艳抹,穿着开裆裤,为的就是临幸起来方便,这种荒唐的行为实在令人瞠目结舌!灵帝同时的大儒郑玄,就曾在《周礼》注中为皇帝精心制出过一份性交日程表:“女御八十一人,当九夕。世妇二十七人,当三夕。九嫔九人,当一夕。三夫人,当一夕。后,当一夕。十五日而偏。”也就是说,皇帝要在短短的半个月里和这一百二十一个女子颠鸾倒凤。而且只要不是皇后,即使贵为夫人九嫔,也得大家一起任皇帝当众乱搞,这么一比,小小宫女穿个开裆裤,就实在算不了什么了。

大汉王朝的荒唐:宫女穿着开裆裤进进出出

他在后宫里随时随地看中了哪个女子长得美艳就拉到床上交欢。汉朝的宫廷女子与后世不同的是都穿着开裆裤,听起来好像不可思议,而且开裆裤里面什么也不穿,为的就是让皇帝临幸起来方便,连衣服都不用脱。明朝末年的张献忠让姬妾完全不穿衣服赤裸着在室内晃荡,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当然这是后话了。灵帝与众多的姬妾在西园裸体游玩,为了盛夏避暑他盖了个“裸游馆”,让人采来绿色的苔藓将它覆盖在台阶上面,引来渠水绕着各个门槛,环流过整个裸游馆。他选择玉色肌肤、身体轻盈的歌女执篙划船,摇漾在渠水中。在盛夏酷暑,他命人将船沉没在水中,观看落在水中的裸体宫娥们玉一般华艳的肌肤,然后再演奏《招商七言》的歌曲用以招来凉气。渠水中所植的荷花莲大如盖,高一丈有余,荷叶夜舒昼卷,一茎有四莲丛生,名叫“夜舒荷”。又因为这种莲荷在月亮出来后叶子才舒展开,又叫它“望舒荷”。

灵帝与美女在裸游馆的凉殿里裸体饮酒,一喝就是一夜。他感叹说:“假如一万年都如此,就是天上的神仙了。”灵帝整夜的饮酒直到醉得不省人事,天亮了还不知道。宫廷的内侍把一个大蜡烛扔在殿下,才把灵帝从梦中惊醒。灵帝又让宫内的内监学鸡叫,在裸游馆北侧修建了一座鸡鸣堂,里面放养许多只鸡。灵帝每当连夜地饮宴纵欲醉了以后,往往到天亮时还在醉梦中醒不过来。这时候内监们便争相学鸡叫,以假乱真来唤醒灵帝。灵帝的“裸游馆”后来被董卓纵火烧了。到魏咸熙年间,当年内侍为了唤醒醉酒沉睡的灵帝而扔蜡烛的地方深夜里还有闪闪的光亮,人们说那是神光,于是就在那里盖了个祠,名叫“余光祠”。

刘宏也喜欢赛龙舟,只不过是漂亮美眉为他划船掌舵。汉灵帝就悠然自得的呆在船里,看一群一丝不挂的美女给自己划船,偶尔也会故意捉弄别人,把赤身裸体的美女推入水里去,看她狼狈不堪的落水样,每每这时,刘宏皆是幸灾乐锅,喜不自胜,陶醉在无尽欢乐之中。

灵帝在后宫中设列市肆,让宫中的婢女嫔妃打扮成买东西的客人,而他自己装成是卖货物的商人,玩得不亦乐乎。肆中的货物都是搜刮来的珍奇异宝,被贪心的宫女嫔妃们陆续偷窃而去,甚至她们为了你偷的多我偷的少而暗地里争斗不休,灵帝却一点也不知道。他白昼与宫女们贸易,夜里就抱着她们恣意地淫乐寻欢。据《古今情海》引用《文海披沙》的记载,灵帝甚至在西园里弄狗与宫女进行交配,还叫宫女们与猴羊马交配,自己在一旁观赏取乐。

公元184年,爆发了张角领导的黄巾大起义,以“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为口号,给了腐朽的东汉政权以沉重的打击。公元189年,年方34岁的汉灵帝刘宏一命呜呼,结束了他贪婪奢侈荒淫无度的一生。东汉王朝,就这样一步步走向了灭亡。

相关推荐

蔡泽 大禹 夏桀 南希仁 孙承恩 秦始皇 商汤 周武王 纣王 周赧王 光武帝 嬴子婴 晋武帝 周幽王 虞卿 周平王 文天祥 汉高祖 汉献帝 陈叔宝

不易一字 高山景行 不赞一词 蚁封穴雨 啧有烦言 白草黄云 桃红柳绿 宝山空回 灌夫骂座 鸥鸟忘机 悲喜交集 飘风苦雨 燕雀处堂 疲于奔命 盗憎主人 三令五申 百万买宅,千万买邻 黄绢幼妇 安身之地 一薰一莸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