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帝的继位,拉开了西汉对匈奴大规模战争的序幕

[汉朝]时间:2016-10-16

这是中华民族大家庭中,北方民族与中原民族的战争,也是草原文明与农业文明一段时间内冲突的表现。

这又不是一场战争,大量的匈奴族入附中原,大量的汉民居边关,农牧业交相融合,这是民族融‘历史舞台上一段激越的乐章。颇识大体的匈奴浑邪王、呼韩邪单于,保境安民的大将卫青霍去病班超、窦固,都是中华民族千百年来值得纪念的人物。

保境安民奋起反击南北匈奴望风披靡

匈奴族是居住在我国北方的游牧民族之一,他们长期以来在蒙古高原上过着逐水草而居的游牧生活,活动于南达阴山,北至贝加尔湖之间,是北方一个强大的游牧民族。匈奴贵族利用骑兵行动迅速的优势,经常深人中原,对以农业为主的内地各族人民进行袭扰和掠夺。在秦汉之际,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匈奴族已经建立了一个强大的奴隶制军事政权,首领叫单于,单于之下设左、右贤王等,拥有骑兵30余万,势力十分强大。匈奴奴隶主贵族在战争中一方面抢劫财物,一方面掠夺奴隶,供其役使。至西汉建立后,他们经常侵扰西汉的北部地区。

公元前201年,冒顿单于发兵攻马邑、晋阳。汉高祖闻讯,亲率三,十万大军迎战,被匈奴围困于平城白登山,达七天七夜,和主力部队完全断绝联系。后来用陈平之计,向单于阏氏行贿,才得脱险。这便是所谓平城之围。此时西汉初建,经济急待恢复,政权尚未巩固,无力对匈奴作战,汉高祖只好釆纳娄敬和亲的建议,把汉室公主嫁给单于,每年送去大批货物,与匈奴约为兄弟,以缓和匈奴的侵扰。但此后七、八十年间的和亲政策,并不能阻挡匈奴贵族的掠夺,所以汉朝一边委屈求全,一边积蓄力量,驯养骑兵,积极备战。

汉武帝即位后,由于中央集权大大加强,反击匈奴贵族的条件完全成熟了。公元前133年,匈奴贵族侵扰代郡、雁门一带,汉武帝采纳大行王恢的意见,对匈奴进行反击。诱敌深人的马邑之谋虽然失败,但从此揭开了西汉对匈奴大规模战争的序幕。

汉武帝时期,反击匈奴战争先后十几次,其中决定性的大规模战役有三次。

公元前127年,第一次大反击开始。斗争的焦点是夺取河套地区。这一年,匈奴集结大量兵力,再次进攻汉朝上谷、渔阳、杀辽西太守、虏去二千余人。汉武帝决定避实击虚,派卫青率大军进攻久为匈奴盘据的河南地。卫青等率骑兵四万,从云中出塞,与匈奴右贤王率领的军队大战于高阙,然后急转西进,直抵陇西,攻击匈奴。这一战役,汉军获得了重大胜利,击败了匈奴的白羊王和楼烦王,收夏了秦时蒙恬所辟的河南地。为了从根本上解除边患,加强河套地区的防务,汉朝在这一带设立了朔方郡和九原郡,又移民屯田戌边。从此,不但解除了匈奴骑兵对长安的直接威胁,而且建立起了进一步反击匈奴的前进基地。

公元前121年,第二次大反击开始,斗争焦点是争夺河西地区。霍去病在这次战役中是首功之将。霍去病为骠骑将军,率精兵万骑,奔驰千余里,连败匈奴骑兵,杀伤俘获过万,得匈奴休屠王的祭天金人。接着又出陇西、北地二千里,过居延、攻祁连山,取得了更大胜利。这次战役,使汉朝控制了河西地区的通道,进一步发展了第一次大反击的战果。

经过第二次大战役,匈奴贵族受到严重挫折,在汉军压力之下,其内部日益不稳。匈奴单于要把负有失去河西之责的浑邪王等人治罪,浑邪王等决意投归汉朝。汉武帝便命霍去病带兵迎接,击杀不肯归顺的一部分匈奴将卒,保护浑邪王到达长安。担任受降任务的霍去病在危急时刻的大智大勇,深得汉武帝的嘉赏。

第三次战役,开始于公元前119年。这是规模最大、征途最远,具有决定意义的一次战役。其目的就是利用匈奴认为汉军不能深入大漠的错觉进行远征,向漠北进攻,消灭匈奴的有生力量,从根本上打垮匈奴,解除边患。

这时匈奴单于闻讯后听从降将赵信的建议,移军漠北,严阵以待,准备乘汉军疲惫,一举全歼,双方都摆出了决战的态势。

上一页

1/2

下一页
相关推荐

蔡泽 大禹 夏桀 南希仁 孙承恩 秦始皇 商汤 周武王 纣王 周赧王 光武帝 嬴子婴 晋武帝 周幽王 虞卿 周平王 文天祥 汉献帝 汉高祖 陈叔宝

不易一字 高山景行 不赞一词 蚁封穴雨 啧有烦言 白草黄云 桃红柳绿 宝山空回 灌夫骂座 鸥鸟忘机 悲喜交集 飘风苦雨 燕雀处堂 疲于奔命 盗憎主人 三令五申 百万买宅,千万买邻 黄绢幼妇 安身之地 一薰一莸

推荐阅读